“四大名旦”之周迅:这张俏脸让人一见难忘(图)

  • “四大名旦”之周迅:这张俏脸让人一见难忘(图)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爱拼ap888的官网

 

“四大名旦”之周迅:这张俏脸让人一见难忘(图) 章子怡在电影界地位已经牢固,赵薇创造了电视界的神话,相形之下,周迅与徐静蕾的成就略有逊色,比如周迅几部电视剧虽然让人印象深刻,但总不能让她大红大紫,而她的电影作品数量也不多。

不过周迅也有其独特出众之处,她的气质与外貌令人一见难忘,虽然这可能也限制了她拓宽戏路的努力。最新消息传来,12月25日,在刚刚落幕的东京银座影展上,周迅主演的《苏州河》又夺得最佳影片奖。——编者

周迅不算长得特漂亮那种,但看一眼就能记住。别人这么说,她自己也这么认为。在过去一年里,这位影视“新星”感觉是从地里突然冒出来一般,格外生机勃勃。几乎每位大导都看好她的前程,而每部热门剧里也少不了她的倩影。记者见过她两次,却没机会交流。一次在长沙金鹰节上,周迅人气旺到无法近身,而另一次在上海电视节上,她与张元宣传音乐电影《海南海南》,仍然是只有机会拍照。与这位当红明星对话的欲望有增无减,有点好事多磨的味道。这两天晚上为了这场“对话”,记者打她手机,没人听;打她酒店电话,在片场还没回,好容易捉到她了,电话里那粗粗的嗓音竟让记者分辨不出那头站着的就是周迅!她一听有点推搪,“我明早要六点半起床,再说我今晚也没思想准备,还是明晚吧。”记者的担心又多了几分,看上去像是采访前途未卜的前奏。但没想到第二天周迅接起电话就很热情地开始了记者心仪已久的这场“对话”……

一开始演狐狸精

那时我15岁,在浙江艺校学民族舞。

我不想学舞蹈了,当演员有意思。

记者:你当时步入影视圈听说是较偶然的原因?

周:那时我15岁,在浙江艺校学民族舞,当时谢铁骊导演在挂历上看到我的照片,就叫我去演《古墓荒斋》,那是聊斋故事,可能当时照片上化妆挺浓吧,他让我演狐狸精。后来毕业后分到歌舞团,又来到北京,没想过会发展到今天这样,都是顺其自然吧。

记者:你为何会放弃舞蹈呢?那段经历对以后的表演是否帮助挺大?

周:我不想学舞蹈了,当演员有意思。但那段经历有助于我后来的表演,因为舞蹈也是有表演有情绪的。

记者:那你现在完全没上过表演专业课,有没想过进修?

周:想过。但不是因为缺理论,表演是靠实践得来的,我只是想去感受一下学校气氛,好长时间没回学校了,以前记忆里学校生活是很单纯的,有规律,上课吃饭,我想在小范围内找一种稳定的感觉。

记者:你是否觉得那些表演理论的东西对指导表演没太大影响?

周:也没法说就没影响。我现在的表演完全是跟着感觉走,别人说不错,但自我感觉就差得挺远。因为没学过,所以不知道有没影响。

记者:国内有没哪些演员能成为你表演的榜样?

周:有榜样也学不会。每个人的思维方式、感情经历都不同,表演就是以真诚去感动人,这是不能学的。我现在演得较单一,像小太平,特单纯的一面我就演得挺好,其它方面我就不觉得好。演戏有时跟牙疼一样,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最喜欢林徽因的角色

林徽因是个很理性的人,我对感情不是太理智。

小太平我也喜欢,她的任性、活泼。

记者:你认为是哪部戏开启了你的演艺之路呢?

周:跟每一部戏都分不开,没有上一部就没有下一部,无论大家说好说坏,我自己心里都很疼爱,那是一个过程。不过陈凯歌算是我的启蒙老师,在《风月》剧组呆了半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记者:你演了那么多角色,自己最喜欢哪一个呢?

周:林徽因。(为什么?)其实好多东西没有为什么。(是否你与她之间有些相似之处,比如说对感情的态度?)没有相似。林徽因是个很理性的人,我对感情不是太理智,只是他们那一代人身上有很多东西都让我感动。小太平我也喜欢,她的任性、活泼。

记者:说到任性、活泼,是否你生活中的性格更像小太平?

周:是。我在社会上这么多年,有很多东西一直没法融到自己身体里,我的思维方式一直没变,想事情很单一。(那你是否那种很快乐的人?)还行。我是个直肠子。挺喜欢工作,不过工作起来又想休息,休息时又想工作,就像小时候过冬时羡慕夏天穿裙子,过夏天又羡慕冬天能看下雪,总之哪样都少不了。

平时没有业余爱好

至少我现在不会要求男友。爱情是不能讲条件的。

应该算能吃苦吧,但我不算要强,不会不择手段。

记者:你平日有些什么业余爱好吗?

周:很少,就是看VCD,睡睡觉。(看书吗?)现在也试着看,(看什么呢?)爱情故事。(那你一定喜欢琼瑶小说啦!)她的小说我现在才看过《窗外》。

记者:那你在生活中对爱情的态度是挺唯美浪漫的,还是有些实际?

周:至少我现在不会要求男友。爱情是不能讲条件的。

记者:以你个人的性格喜欢做演员的这种工作氛围吗?

周:喜欢,能体验不同生活,抒发情感,有时又特恨,三更半夜还要挨冻拍戏。

记者:你算是能吃苦的女孩吗?是否很要强?

周:应该算能吃苦吧,但我不算要强,不会不择手段。

记:你与第五代、第六代导演都有过合作,对他们的印象有何不同呢?

周:导演分代也就是因为年龄吧,第五代,他们生活在那个年代,如果他们也生活在今天,拍出来的也会与第六代一样。我感觉他们的基本功挺扎实的,第六代随意性大。

记者:你在新戏《桔子红了》里演什么角色?

周:清末的一个三姨太,为替母亲还债嫁人了。是个爱情故事,男主角是黄磊。

记者:又是他?你对他印象怎样?

周:他是一个特适合当老师的人,挺超脱,我不行。而且他在学生面前很威严的,爱看书,在拍片现场挺活泼,而我是那种站着站着就有人来欺侮我的人,当不了老师。

30岁后才想以后

我不会在乎形象,我之前也演过吸毒女呀,我知道不能老局限在这一类角色。

记者:你感觉拍电影与拍电视有何不同吗?

周:对演员来说没什么不同,面对的机器不同而已。当然电影的画面质感更强,创作时间短,很舒服,也挺考演技。

记者:有人说你像个摇滚女孩,是否你的处事态度会比较偏激?

周:我不觉得呀,挺普通,较中庸,但比较执着。

记者:如果要你说出一位对你演艺事业帮助最大的人,你会感谢谁呢?

周:很难说,少一个帮助都不行。

记者:你现在演的角色大多是较纯情的,你心里有没有最想演的角色?

周:角色要顺其自然,(要你演一疯子或残疾人行吗?)我不会在乎形象,我之前也演过吸毒女呀,只是纯情的演得多点,我知道不能老局限在这一类角色。

记者:有没想过当演员年纪大了怎么办?

周:等到30岁再说吧,老了可以演年纪稍大的,实在不行转幕后也行。

记者:你介意人家说你是偶像吗?

周:不介意。这没什么不好,像张曼玉、梁朝伟,他们也是偶像,就是得分清是哪类的偶像

“四大名旦”之周迅:这张俏脸让人一见难忘(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