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的对决–陈凯歌Vs张艺谋,谁是英雄?(图)

  • 英雄的的对决–陈凯歌Vs张艺谋,谁是英雄?(图)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爱拼ap888的官网

英雄的对决

张艺谋近来可谓春风得意,《英雄》即将全球公映,赚已成定局,只是多少的问题。

回忆起来,4年前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的失败则显得格外令人费解。

同样是投资巨大:《荆轲刺秦王》投资达8000万元人民币;同样是明星云集:巩俐、李雪健、王志文、张丰毅,连个小角都是周迅、赵本山等明星堆出来的,手笔之大不亚于《英雄》;甚至极具讽刺的是《英雄》中的秦王宫仍是《荆轲刺秦王》中搭的那一个,可《荆轲刺秦王》公映后票房惨败不说,影评也是恶评如潮。

比较统一的批评是:不知道陈凯歌想拍什么。这片子到底讲了什么?陈凯歌很无辜:“我只想把我对人性与权力的理解拍出来,把我的寄托和想法融入故事里。”

从《荆轲刺秦王》到《和你在一起》,虽然陈凯歌表现的手法变得更加大众、更加柔和,但他的一直以自己为中心的电影风格却没有改变。在陈凯歌看来,电影不过是他用来表达自己思想的工具,而他想表达的又是一种对大众世俗价值判断标准的藐视。可想而知,这种影片的认可度——基本上,很难。

陈凯歌:为快乐当导演

眼看着片子不得市场宠爱,也不讨观众欢心,陈凯歌又是怎么看的呢?在公益片《橘子》中,陈凯歌作出了回答。

明天央视黄金时间将播出的《橘子》是陈凯歌导演的首部公益广告片,在这部一分钟的短片中,再次重演了《和你在一起》的最后一幕:主人公放弃了成功的机会。这似乎也为《和你在一起》加注了一个结局。

这部广告片最后的主题词是:“教育不仅仅为了知识,爱才是果实。”

这里姑且不说这种情况合不合常理,我认为,陈凯歌这里想说的是:拍电影的目的不是成功,而是快乐。对陈凯歌而言,快乐并非一定要观众的认同,能让观众思考,同样是一种快乐。

张艺谋:为出路当导演

如此对照《英雄》,《荆轲刺秦王》更像一个胜利者。因为《英雄》的剧情实在单薄得可以,除去“一场视觉上的盛宴”和“把耳朵唤醒的音响效果”,还剩下什么?王道?但成功有很多种,《英雄》的成功是张艺谋式的。

3年前,在一部公益广告片《知识改变命运》中,张艺谋说:“无论是考电影学院还是转导演,开始的动机都是为了寻找出路,谈不上对电影或导演的‘热爱’,而一旦选择了,我就想把它干好。”

这段话在《英雄》中得到了很充分的体现,最好的摄影,最好的配乐,最好的服装,最好的演员……这些加在一起就是一部最好的商业片,至于真的是否如张艺谋所说的“我从小就是一个武侠迷,现在终于如愿了”,我看未必,从张艺谋的导演思维及以前的拍片经历看来,因为《卧虎藏龙》的辉煌而催生了《英雄》的可能性反而要大些。

从1986年的《红高粱》到现在的《英雄》,张艺谋的电影风格数变。正如他所说的“开始的动机都是为了寻找出路”,在《红高粱》和《老井》获得足够多的荣誉后,他马上投身商业电影中,连拍了《古今大战秦俑情》和《代号“美洲豹”》,由于当时的商业片并不能给拍片人带来多大的好处,于是他回到老路上,在1990年至1994年之间拍摄了《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活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五部影片,继续在国际上捞到不少奖项。1995年,10部大片引进,商业片骤然吃香,于是《有话好好说》顶着“谁说我不会拍商业片”的旗号热映。其后的《一个都不能少》、《幸福时光》、《我的父亲母亲》实为避好莱坞大片锋芒的剑走偏锋之作。而《卧虎藏龙》的成功以及中国武侠功夫片在国际影坛的地位,让张艺谋看到了掏老外腰包的机会,于是《英雄》从一开始就面向海外市场。

说他跟风也好,说他投机也好,但张艺谋从影以来,还没有失败之作,完全可以号称最具投资价值导演。

英雄要问出身

虽然说英雄不问出身,但在这里,两位“导帝”相异的导演思维让我们不得不提一提两人的出身。张艺谋是弹棉花出身,“政治上有问题”、贫寒的家庭对他做导演没有过多的帮助,他这一路都是在赚生存,赚成功;相反,陈凯歌出身世家,又在好莱坞混过几年,父母又都是影视界人士,根正苗红,他生活的本身就是思考怎么生活得更有哲理、更有品位。

反映在电影上,张艺谋的电影是大家的电影,陈凯歌的电影是自己的电影,张艺谋的电影是一种享受,陈凯歌的电影更多的是一种思索。

要说好电影的话,两位中国电影的巨匠拿出来的都不是平凡之物,就像不能以是否拿奖来判断电影的好坏,票房同样不是判断电影好坏的标准,什么是好的电影?借用陈凯歌的话,“好的电影就是诚意电影,诚意电影是发自内心的,它是从你的灵魂深处来的。”

#